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高僧的传说故事之一(道宣律师的故事)

这是一则记载在《续高僧传》里的故事,是道宣律师自己说出来的。

这是一则记载在《续高僧传》里的故事,是道宣律师自己说出来的。

        

 

  在长安南边的终南山里,有位道宣律师。这位律师严守戒律,日中一食、夜不倒单。由于持戒清净,感动了一位天人,这为天人每天午时准时前来,为他送饭。
    窥基法师听到这个消息,动了一念,希望能尝尝天厨妙供的滋味,于是便往道宣律师处赶斋去。佛教里的规矩,出家人有了供养,要和大家一起分享,有地方要和大家同住,不能分彼此高下。当天未到中午时,窥基法师已到达终南山,来到道宣律师所住的茅蓬,说明来意,道宣律师表示欢迎。在往日,天人必定准时把供养送到,可是这天迟迟未来送饭,等待到天黑了,始终不见天人送供养。窥基祖师很失望,发唠骚埋怨道宣律师。律师遵守戒律,没有反驳。
     到了晚上,窥基法师和道宣律师在山洞中休息了。窥基法师不久便睡着了,打呼噜、放屁、磨牙,把道宣律师吵得不耐烦,心想:“这是什么修行人啊!呼呼大睡,鼻鼾如雷,吵得我不能专心打坐,早知如此,我不应该同意他留宿!”道宣律师继续打坐,直到天明。
      第二天早上,窥基法师醒来,道宣律师很不高兴地责备窥基法师说:“你整夜呼呼大睡,不知道修行,还打呼噜、放屁、磨牙,打扰我不能打坐,你怎么能有资格当法师呢?”窥基法师回答:“还说修行呢,你昨天晚上,伤害了两个佛子,他们疼的喊叫了一晚上,把我吵得没睡着!”

     道宣律师一怔:“胡说什么!我一晚上坐在这就没挪过地方,这深山里也没有人来,我怎么会伤害两个佛子呢!”

     窥基法师说:“你昨天晚上打坐,身上痒痒了一会儿。你从身上摸到两只虱子,把它们摔到地上,一只腿断了,一只摔残了,一晚上叫苦喊疼,你竟然说你没伤害?”
     道宣律师听了之后,觉得这确是不可思议的境界。这位法师睡得鼻鼾如雷,竟然知道他从身上摸着两只虱子这回事。窥基祖师不等待天人送供养,只好离开终南山,返回长安去了。
     这天午时,天人准时把供养送来,道宣律师问天人:“你因为什么,昨天不送供养来?”天人立即答道:“昨天我依照时间来送供养,可在十里外,便见金光闪耀,照得整个山都看不见了,我近前一看,漫山遍野的金刚力士、护法天神,把这座山围得跟铁桶似的。我曾问当值的土地神:“这是什么缘故?”土地神告诉我说:“有一位肉身菩萨到道宣律师的山洞来了。”我没有收到护法的允许,不能进的山来,所以无法给你送饭。今天金光消逝,我才可以送供养来。”
     道宣律师听后,生大忏悔,忏悔自己见到肉身菩萨不知景仰,反责怪菩萨鼻鼾如雷。

     从此之后,道宣律师在终南山精勤修习佛法,终于有一天彻悟了宇宙万物生灭,众生生死流转的规律。他足不出户,名气越来越大,他的二百多卷著作,其中象《广弘明集》、《续高僧传》、《羯磨戒疏》、《行事钞》等等都是中国佛教史上极为重要的典籍。

      无独有偶,后来又有一则关于虱子的故事,依然是和道宣律师有关。

      当时,连在天竺的僧人都知道中国有位道宣律师,秉持戒律天下无双,只穿一件粗布袈裟,一天只进一顿糙米饭,出门从不坐车骑马,只在蒲团上打坐休息,从不在床榻睡眠,虱子在他身上随意游走,也不会让他皱一下眉。有个叫无畏的法师将信将疑,便特地跑到长安西明寺拜访正任上座的道宣,想看个究竟。

     有一天,两个人正谈论东土和西域戒律的异同。忽然道宣从身上摸出一只虱子来,这虱子胀鼓鼓的,已变成暗红色。道宣左顾右盼,始终没把那小虫扔下地。

      道宣说:“不好意思,无畏法师,您可有少许碎布?”

      无畏把自己的手帕递过去。只见道宣接过手帕,轻轻将虱子裹好,放在地上,然后拍拍手,呵呵笑道:“这东西虽然无知,倒也有情有欲,只怕也有些佛性呢,岂能怠慢啊。”

      无畏顿生恭敬之心,站起身来顶礼道宣律师道:“我曾听人说:‘自佛灭后,像法住世,兴发毗尼(戒律),唯师一人。'您果然名不虚传。若佛弟子,都似律师这般笃行戒律,何愁佛法不能传扬万方、精纯光大!”